我和五叔的六次相遇

作者:路遥

我去拘留所看罢五叔二十多天后的一个早晨,五叔突然来到了我的家里。他神色有些沮丧,但因为从拘留所放出来又有些高兴。她的身体和精力明显地衰弱了,甚至显出某种老态;多时没刮剃的胡茬乱蓬蓬地在皱纹脸围了一大圈。
  我高兴地问地:“放出来了?”
  他百感交集地用手指头揩去眼角的两颗泪珠,说:“放出来了。判了个免于刑事处分……”
  我和我爱人立刻忙着给他炒了许多菜,招待他吃饭。我们都留分在我们家多歇息几天。
  五叔说他不准备住了,已经买好了明天回老家的长途汽车票。当天晚上,他就在我们住了一夜。
  第二天早晨,我送他去长途汽车站。一路上,他不说其它,只是反复感叹说:“唉,真丢人!以后我再怎领导张家堡大队的工作呀……”得了吧,五叔!你怎么还能领导张家堡的工作呢?你自己首先应该回到土地上老老实实地劳动,用汗水好好洗刷一下你自己,你身上积起来的污垢已经太多了。
  我怀着一种极其悲哀的心情,一直目送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长途汽车站检票口的后面。
  当我转身走上宽阔的街道时,曙色已经染红了东方的地平线,城市从睡梦中醒来,到处都是沸腾的声响——新的一天又开始了。我走在上早班的人流里,心头猛地打起了一个热浪——
  因为我从五叔们的衰败中,看见中国正挺起朝气蓬勃的胸膛走向未来!

上一篇:第六节 《我和五叔的六次相遇》已阅读完毕,继续阅读:路遥散文集

document.write ('